真‧執屋大計

房間千年書籍在老媽子洗劫完廳後也難逃一劫,去吧,反正也不看書的。

「世界是平的」又出現在我眼前,一頁子也沒看……

「兒童周刊」上世紀的周刊一下子便沒了。

「從沒看過的一大堆大學用書」將搬去放在閣樓。

「ACE」或是甚麼鬼漫畫周刊,你們的結局也是一樣,垃圾堆填區。

「中學HKCEE」這等害人的試和書早應該在香港消失。

「中學時期被迫每日剪南x早報」 短短年半便是五百篇,但我的英文水平從來沒有提高,垃圾。

「銀行月結單」對於我沒甚樣用錢的人事來說,張張也一樣,再見了。

「Lecture Note & Assignment」大學邊有人讀書架,Delete。

在那手起刀落的無數次中,究竟有沒Delete錯了重要的文件?而重要的文件又是不是重要的?當我在回想時,他們已經放在閣樓又或是在堆填區了。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