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之都

香港是狂人之都,大家都不自覺地活在瘋狂中。

雖說地少人多,樓有人爭便自然貴,但也貴得瘋狂。沒人反下地皮為何那麼貴,沒人反下為何供成世樓才得那幾百尺,還要佔佔自喜甩供樓難。眾人沉迷在瘋狂中,有狂份子便中想出狂人之計,有錢便買多間樓房遲下賣出比其他狂人。一個八萬五爆破,狂人醒了一醒,可憐的只回想起當初在瘋狂中的生活光景。結果不出幾年港人又成功的建設回「瘋狂」,好像便是沒這狂香港便不成氣候。

樓狂之外,便是到工作瘋狂。老闆有物盡其用之意,員工有勤耕分毫之力,本是好事,便是又過了火。大家便是勤力的半點空閒也沒有,變成工作奴隸不知覺,大伙都沒空,有錢的變成物慾狂,沒錢的變成自閉者。隨著時間,漸漸有貪小便宜者做老闆,也有勤耕不作思考的員工,慢慢便形成一人養不起家這幾千年都沒發生過的奇蹟。結果全家男女都要出動才可以活得來,這是供樓瘋狂所至?還只不是我們是單單的工作狂吧。

因為要全家人工作的關係,意識也漸漸瘋狂,貪小便宜的偉大思想日益壯大。知識型財產最容易被我們港人利用,這是連一個小學生都曉的,copy&paste ,我們的鬼頭腦為我們省下不少,同時末殺了多餘又不瘋狂的創意,一舉兩得。

港人的自我瘋狂和大陸的貪污腐敗有得比,也同是樂在其中不知醒,外國人一看便說得出這是那門的瘋子,但我們從不會去承認,更以此自豪,最後來個動感之都安慰自己。

不要以為我自覺了,瘋狂,學M記的口號:I’m loving it.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