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 of people

反正大家用英文名,打出來大家都唔知係邊個,其實源不是識很多人,不過都可以list下

由於ICQ被hack,電話轉了號碼,基本上搵得返的舊朋友/同學少之有少,嗨,大學前根本冇電話XD

還有點瓜葛的,以下是時間列:

(源的中一或之前歷史在異變中全部消散,你太偏激了吧,源,詳情自行八blog history)

Raymond –結婚了喇。相識在中二,我轉校第一天坐在我隔離的便是佢,一齊午飯食炒伊麵﹝所以我喜歡食伊麵﹞,多謝請飲﹝老婆都係舊同學﹞

William –好死唔死,做了老師。中二或中三識的,有名飄雪王子,上堂訓覺,怪怪的,不過我唔好得佢幾遠,冇飄雪囉

Jeffery– 到依架識佢係幾時都係一個謎,到現在都唔洗打工炒股票,利害便是

以上三個都是文系人,因為遠古源是文系人來的,大家都奇怪,源為何走在文系人中XD

林森– 中學是同學,不過不同堆的,奇就奇在大學都係同學,仲同一科,大家都有共同利益﹝抄功課﹞下便抄多了,好明顯是格調和我完全不同的人

油蔥– 大學期間,源已經由一名文系變了成多少一個搞屎桿,有日見隔離唔明就順口開河講解了,基於基同利益作怪下,又抄多了

小影–點解識得,這是一個謎,是因為吹水講tech的野?

—中大學太多人,其他不list了,不然太多人–

返工篇,工作篇反而想寫多點,因為源因工作180度變了

羅雲使 — 很耐勞的programmer artist,他是由programmer 轉成artist,第一眼便看得出(唔多靚XD),不過他是意志堅定又有理想的artist,在魔王練獄間也找到自己樂園,神呀,我能做到嗎?

Joe — 一個被魔王每日照肺的Artist,不是他,其他人便麻煩了,畫是OK的,不過在魔王統治下變得無力

Tim — 魔王降世,他被整得好慘,有被三顧草蘆番兜回味再罵的傳說,成為一時佳話,聽到他說連工也怕了,最後他早過我辭職

Peter– 他因為Tim的辭去,和魔王反面,最後力拆魔王,簫酒的早過我走了

輝– 他寫code很爛,因為不用Eclipse吧,很多try catch…最後又是和魔王反面,早過我走了

<忘記了名>–唯一一個女生,對我這個新手來說,她是很利害的,魔王降世把天下人殺掉,得返佢一個,最記得係因為一個keypress 和畫面的互動有點偏差被罵了幾天,=口=,魔王變態的。

我在那公司,三個月走了三個人,而公司最多只得八名員工…

Ray– 我稱之為樂黑人,他是生產tools的先河,頂頂大名的Hero Editor便是他寫的了,可惜差了點user friendly和不能在下一個版本用回save,變得沒人用XD。後來升級做我的上司,再升級成為PM﹝掛名﹞。又後來轉了工再轉工去了做返同事﹝一陣﹞,不好意思,那時源的生命完結了,所以之後一年也躲在家中,不是你的公司不好。

Costa– 你見佢手上係有其他人沒有的emulator,你便知佢都係tool人,自己開發寫的,利害,他絕對比我樂觀很多。後來做PA啦,最最後機緣﹝又或是注定﹞,在Ray又拍住檔一起工作﹝到現在﹞

Walter– 他一定是入錯行,不然便是我入錯行,大家都寫game,他是寫很太差了,又或者基本理論都不曉,我努力的教他理解遊戲理論的了,又講了「漢堡包」理論。唉,結果最後比Ricky炒了﹝同期炒了個女同事,增死你XD﹞。

Ricky– 原PA,好像和Steve幾熟,style是和這班小朋友不同的,他說了句:「我夠竟在做乜野架?」之後便離開了。在某一日的某個因緣下,得知到他的去向,「只要大家還是在寫Game,總有一天會以某方式或某地方見面。」嘿,真的是,天下太細了

Steve–原PM,是一個很像PM的PM,很衰的是跟Ricky約好一齊離開公司,喜歡吹水講宇宙理論和外星人這等野,某程度幾合契。

石–「掂呀~」寫了最快的game

Sum– 是一個傳奇人物,成個c++team得返佢一個,整整一年,力撐下去,他也是tool人,寫了很多。為求教好下一代,本想走的心都留多了在公司半年,他最近愛好macbook,上了身

Day–是一個「聖人」,他的聖跡名留千史,有掌上握、怪味控,邪惡而善良、正直而陰險的

Ken–表面上佢好肥,而實際上都好肥,佢boot 得起機係做得好好的,不過佢選了個更好的工作方式便是,喜好是眼鏡娘、貓耳

神–和Sum同一伙,有點像愛理不理,叫佢唔彩你的感覺,這是叫悠閒感吧

L-Flip–和我有共同理念的人才,表面很「退」,卻是很認真的工作。當時相約半年後一齊辭職,以世界杯為名離去,從此不再見面,豪呀!

肥羊–看得出有本事,我走時推佢做SP,本想把tool交比佢接管,迫佢地做,所以怎樣我也不再幫改,也因為此同上面list的某些反面過一排。他是想做政府工的說

宇宙–是隔離team 的同事,不過有時順便關照下,因為佢跟Day…很喜歡理論的東西,因為有日見佢有堆post card係宇宙圖,從此佢就係宇宙了

Bryon–是原下屬,和宇宙是共同進退的,你跟着我是不幸,不過總好過跟day的了,瘋癲也好過聖人XD

San–十世唔出聲,畫野極速的,你鬥不過我手車的了,認輸吧XD﹝NDS mario cart﹞

長毛傑–嘿,你叫我desgin game,我一定反面:P

環–很長毛,最近又見返佢,他帶來了bug XD,因為佢發現了tool的bug

Pinky–=口=一合作你便走了,所以兩年後你不會認得我XD

3Bee–狗狗studio 是你整的啦,很靚,冇乜兩句…

Ling– 大家都是由魔王島走出來的,好像以前被魔王罵哭了。嗨,其實Cosxx鐘意你的﹝我再亂說話實比人打死XD﹞

朱莉亞–好似同yuki熟的,yuki no pay leave我便除口話去了搵工啦,結果被釘了眼訓了話XD

道長–是畫小朋友好的artist,外觀是看不出的,可以有無限悶場

Yuki–以傳奇指數,她也是首屈一指。其實你知不知道P仔有些驚了你又或者增你呢XD,原因好簡單,因為你改圖太多次了XD﹝嘿,當然唔止禁簡單﹞。是不是有因緣,第三次又再合作過,三年了呢。Yuki是和Lange 有莫大的瓜葛,有神秘的關係。

Lange–上司作風依然,管理有道,你條路是難走的,依架做返自己野,唔洗管人,心情不同了吧

Teddy–隔離team被稱為「爸爸」般感覺的好上司,我們得個…唉

這堆人太多,不能盡錄

肥吉–比肥ken更肥,在政策混亂中管理,辛苦喇

Kin — 對不起,去你間公司in時我亂來,不能再成為同事了

Kilroy–旱見的game designer!刻苦耐勞,你design 的game 係冇乜遊戲點,不過在那環境下,三日一design,都算很好的了

JackInTheBox–好樣的,用公司機BT不特止,仲上咸網,以為你平時code差D,不過這樣也太差了,被炒便好好吸收下經驗吧

Heymen–你的一句:「不要開debug mode」我記憶尤新,我知你是想寫Game的

馬田–只能說是代罪羔羊的PM,有甚麼屎比佢拿上身便行XD

Chris–你安心的去吧,這裏我們搞得來的,生命中遇到很多Chris

Jacky–high technology 人,把新技術帶來公司,公司冇左佢,嘿,不能想像

Ben–新工係禁上下喇,比心機做吧

Wing–都是來自魔王島的,她得到解脫級的思維,任何事也可以輕鬆渡過,大家比此比此吧

Jay–我學了你很多東西啦,天命人生

光–能夠甘心做tester的,只有你

BillGate–你個電話好嘈

Sandy–其實你工作係咪打doc的?

Trueman–=..=其實我唔知你做乜野

Song–你計數實在是麻麻,計到人工反而低過上份XD

天天–很多謝你搵這個傳聞中的麻煩人,我樂意在社團打滾下去,其實你還未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吧。沒這一環,沒事能辨下去。

Valhalla–這是源第一次踏出非工作的圈子,同時,對不起伶大大,這十多年來甚麼活動也沒來,不過我現在搵到人家所說的歸宿了,我不會再逃避

軍師–主道程式的要員,管理和管人,和不出聲,很好的idea沒人能理解。和天天是很要好的朋友,因為這樣才緊張對方,所以才罵交,嘿,過了成年才理解到這點,笨蛋。不是我不再理你們的事,而是我知道,跟本不用我作為和事佬,你們絕對會和好的,因為你們太了解對方了,一定會原諒對方,作為生活點滴,我也是作為見證便夠了。

VC– 超級engine人,和軍師有無限的可能性﹝指講不完的話題﹞,我指意你的喇,我不想看doc XD

FCP–原來你的老婆便是Lange

緣–二重人格,分網上和網下版

Yan– 原來便是yan,你畫畫很靚的啦

文哥–帶我們去燒touch screen 啦

眼訓,很長,一次點了很多人名,位位幾句都這麼長,不打了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