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驚才對

每晚還是想住,掛住,不停在想人家的事,源真的有喜歡的人了…

驚,不知怎樣做,心情很複習…

至少我是第一次真心的面向問題吧,不知是否在與我答話,重要的是,不是我作出來的第二人格在答。

無論怎樣也好,逃避的我第一次回了頭,腳踏出了第一步。源回答了,可能已經被拒絕了,不過,我不後悔。

嗯,失敗了,不過眼光比以前更大更寛,好事。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