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4走過之3 主線第1章 賊仔的命運

每次玩都見頭暈的game終於爆了

親和力的主角路線:

我是一條被人拉去坐牢的Breton,應該係魔法種族的我但星座係小偷座。小偷座做起事上來比較幸運和手腳快些吧,可惜Lucky不是隱飯食,今期順手牽羊便被拉個正着,依架便在大牢等運到。

對面牢個同行溫馨提醒我有人落來,叫我小心些,廢事講多錯多加刑期。成班衛兵入了來,打開我了個牢,大零樂,唔通我偷左重要野?「就係你喇,我夢見到果個就係你。」一個身穿貴我少少的呀伯同我講,死,一定是我偷了他的重要東西。

「我都唔識?我咪領主囉,這個地方最大係我。唔好理住,我地將會面對一場大危機,係你,係你的話,便可以改變或者扭轉這個運數,創造一個新轉機」﹝佢一定知我幸運值高,但係都比你地捉到,再高都冇用﹞「依架好危險,你又犯了法,只好送你走後門」「吓?」

這時我身上有破衣褲一套,和熟練度100的腳鏈﹝所以零重量吧﹞,班友仔叫我行先,行囉。行行下,冷不提防,一件大老鼠沖上來,鬼,邊有老鼠會主動打人架。因為冇武器,只好淺踏死佢好了,hand-to-hand加了小小經驗。打完後四周張望,我肯定的是,有很多人走過這後門洞穴,周街都係箱。「拾」,這不算偷吧,打扮似返一個平民,仲有幾蚊雞的小刀作武器。

「有刺客!」班衛兵叫住沖了去開片,我都話多人行架啦,仲話係神秘後門。羸了,開完片後,我問:「這堆屍體唔要架喇?」其中一人答:「…任你處置,繼續行吧」於是我便開始成為執屍專家,成套裝備「借」哂來用。我又問:「點,英唔英?」都係果個人:「算把啦。唔好帶頭罩,廢事開時片時認錯人順手ko你」於是我便除下頭罩,反正防+0,垃圾一件。

「又有刺客!」班衛兵又叫「領野喇,比人暗算!」領主叫「頂,我早想講架喇,這裏仲熱鬧都大街市,係鬼神秘路」我沖出了去叫大,一齊開薯片Party。在渾戰中,其實我只是善用我的天生星座能力,閃得就閃,暗中補送一刀和用新skill拾屍大法加強自己裝備。大戰中,冷不提防有條粉走到領主前丁了佢一刀。

「我被KO喇」領住嘔血中「不是吧,我比人斬幾野係冇半條血,你比人掂下就ko?」我問「身子弱嘛,我就唔得架喇,你拿住這條XXX頸練,去搵yyy神父,佢便會話你知下一步點。」領主答「禁信得過我?」我「係呀煩」領﹝忽現間有點像是chosen one的感覺﹞「至少都話我知在那裏吧」我「在zzz度….」領主上了路。人真係化學,親衛兵頭有點唔順:「我真係唔明點解領主把禁重要的東西交比個賊仔,但係領主信得過你,我都相信你吧,只好。我在這裏頂住,你在那邊閃人。」「好!後會有期。」

成班人便得返我,我走入了地下水渠。有隻蟹主動走過來打我「吓?」一腳KO了,仲有蟹肉收入;有隻死屍主動走過來打我「不是吧?地下水渠有行屍?」惡戰下,得屍肉X1,要來打鬼。肚餓,兩件東西吃下肚,肚寫……

幾經辛苦後走出水渠,從見天日了。我便是choooooooosen one,有任務的小賊!

由於和行屍惡戰元氣大傷, 發覺唔係路,魔法師竟然唔識魔法,最重要係唔識回hp。於是,chosen one沒有做領主叫他做的重要任務,返而走上修行之路,先後加入了Mage Guild,得跑腿王稱號;Fighter Guild,得好人卡稱號;鬥獸場王者,車皮人稱號,和各地騎士稱號;也走遍各山地,為了神器做盡人渣的事。因為心虛,還做義工,有所謂返工等放工,放工做義工之說嘛。

練到一身筋肉滿腦子陰人計和平平無奇的魔法後,chosen one才去找那神父,「不會太遲吧,不過,有禁多卓頭才是chosen one 吧。」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