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價格

若果超市係起因,那麼能成事便是那班貨源sale 屎打工仔,為自己有業績而幫兇。

的確一罐可樂賣三蚊賺果七毫子好像好少,不過零食店都有講,一個月賺少二百萬佔營業10%。大佬,那可是賣二百八十萬罐一個月喎,四十間分店的零食商都賣三百萬罐!那麼PK和惠安的額就唔講得笑喇,如果你係一個供應商的打工仔,年尾花紅就係睇你批到幾多罐可樂的話,那麼你唔聽兩大超市支笛就同花紅作對喇。有乜賺錢易過去打壓細行擦下大市的鞋好過活?

我打工年都不少,純粹的擦鞋友在IT界無立足之處,不過去到經濟行業地頭他們才是命脈,因為很多內心空虛的人需要他們填滿錢以外的虛榮心。金融賣藝和金融嫖客,每個人也就到適合點便是,沒有惡意,各家各自向上爬,社會能容得下自然會生存到下去,我眼中的英雄是其他人的惡魔,別人眼中的垃圾我眼中的黃金。零食店要打破串販不是易事,他沒做錯,供應商也沒做錯,他做到那麼一堆人便要求變,要用腦去開拓新市場,要再用腦去諗「破抵價」,他做不到那麼一堆人便能安心打工多幾十年。

每一年事就如氣球一樣不停地吹烘,當忍受不住便會有人拿出針來刺爆,同時會有另一班人出來阻住保着氣球,氣球到底是要爆還是不爆,自由社會的意思便是,人多的來決定爆與否吧,而不是他本身存在的價錢。

我罷飲可樂,一來飲到依架很肥,二來飲親都肚瀉,係時候飲多點水了。對消費者而言,平D更係好D

點解我認為飲可樂會肚瀉呢?因為前排冇可樂飲便沒肚瀉了,這是相同好的證明,那年我腸胃炎到痛不慾生便是日日飲可樂加杯麵,日日瀉都唔知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