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舊同學和決定

食呀成餐見到一堆舊同學,我是[不幸/難得]同阿成由中學都入了同一間同一科的同學。

在記憶消逝這路途上一個個影子浮上來,他們便是大學同學,原來有那麼多。後面的中學同學,認得的兩三個吧﹝大家都三張野了吧外觀都不同了﹞,因為我這個人渣很易忘記別人名字,所以沒改花名的多數都叫唔返,由頭到尾都冇叫人地名便是。

一台的西裝人,他們都是IT界的,有些跟上時代的iphone/padpad族,有些結左婚仲show個BB movies。無他問及我是唯一一個還在寫遊戲的人,有幾個都曾經寫過game,他們都知這是吃力不討好人工又唔高又做餐死的工作。我也知其他工作搵錢易很多,也轉過去做其他的,不過看來我的遊戲命運還未完結,其實也是要感謝跌入深谷伸出手的那個人,不然今天只會是一台全是IT 抄股phonePad族。恩人記一世,我不會忘記便是,寫太多閒人會估到所以不寫了。我後台是中學組的,因為我被編入大學台便沒過去,反正在畢業前我是喜歡單獨一人不入堆的,過去都沒兩句好說,不如聽下這班IT份子日子怎樣過還好。

大學比較熟落的便是還有一個未結婚,不過你已經知道左我的底細,張三峰,所以佢都差不多會結婚的,一圍起這些年齡便是問這些,拍拖未、幾時結婚買樓,可惜我乜都冇便是。係唔係我中學冇禁宅呢?司儀係中學同學佢首先認得我,我也認得佢,因為佢成績很好的。首先就是感嘆我是寫遊戲的,其實我記得中學時志願便是寫遊戲的,當然已經知係死路一條,不過人未死心怎麼可以死先呢?到心死了難得復活就更加要做不死族活下去。當然他又是問有冇plan結婚買樓,好可惜我便是一無所有,我有的只是這刻必要守護下去東西,直至沒有我存在的價值或者得到意志認同者出現,在這之前我樂於一無所有。

這些時爸媽一定係禁吹,呀媽就老老搵機會提一提諗一諗,再唔係咩返大陸幫我搵個。我係人,我唔係貨品,他們何年才會尊重我的決定,才不會在我的想法上不停地抹黑,我的想法是很接近白痴,這個幾歲時你們都知道了,但白痴也證明了能夠生存卅年,難道就不能相信我多一點嗎?到最後因我的想法是一個人過老我是不會後悔,會後悔是當我認輸接受了你們那套。

我沒甚麼理想,沒甚麼目標,但我有近乎白痴盲目的意志和堅定,這足夠我實行我由細到大的天真想法,就算到死都沒人明白,我也今生不後悔,我每天在說不要放棄,未到死也不要放棄。

這次去飲其實腦子空空的,來空空去空空,來和去也是在想同一個問題,甚麼是重要的,甚麼是不停改進到的。這些年間我真的改變了不少,我不停向四周人學習,自己的白痴無知便由其他人身上學習回來填好這個洞,我要做出比細個想法更巨體的實現,也不再因無知傷害他人。在這包裝途中我漸漸看不到自己,不過這也是多餘,前幾晚我發了個夢半夜醒了,甚麼是重要的、甚麼必需守護的、甚麼到老不會變的,沒錯,我在不停的改變同時,我的心依然沒有改變。以前夢醒或者會躲在床上哭,那麼發生在自身上的是甚麼,就不能這樣忘記約定嗎?但今次不同了,雖然之後我也是半醒睡不着,但我感覺自己還是存在,可能真是很悲傷的約定,但興我約定的便是我,我到現在也沒反悔,也好肯定那個心思是真是堅定的。

我每日依然是黑着眼圈起身,每日怎麼睡依然是永遠不夠,久不久內心心處會痛哭,但我相信自己能實現自己的每一句話到和世界終結的一天,那已經是很好的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