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示錄

今日買了美版世界樹迷宮,遲下至玩,這個不關事,但順手放在這裏,省回一個Post。

夢示主題: 困難重重的最終試

今年又是畢業年了,我這個應屆考生各科也順利的考完,除了最後的那科數學。

數學其實不難,理解到理論便做到答案。好,考完今天的了,明天的數學不會難得去邊,沿着海岸走,有船搭返去九龍。

與其說這隻是船,不如說是一排舊公園球場的觀眾台,只不過是一排排的長椅子,便是能浮在海上罷了。一屁股坐了上船,這種浮沉半邊的船有生之年一定要試下,粉是過癮的。可恨的是,快樂的開頭連接着的是痛苦的連續,你有沒聽過海上也有交通擠塞?船夫舉起了手指公,好像很有辨法的,一下子便轉入橫海道,左穿右插直去,老練的他或許是過份的自信,他走入了死角,結果要探回路。多得這技術非凡的船長,下船時已經深夜,好彩,考試是明天三時,現在還有的是時間。

夜深了,不如走捷徑,放棄了曉走的回家路,向山上走了上去,應該是這樣走的,錯是沒有錯,但這山上原來是一個大屋苑。屋苑嘛,是那家的建築師設計的,把屋和路起得像迷宮的。高高的望下山,原本的回家路是多麼的快捷,這個捷徑是多麼的難走。我想通了,沿邊的走吧,話知佢條路怎樣起,又不是真定的迷宮,可以跳上花圃、越過牆角、曉過雜物,又不是RPG,我不會被一張椅子塞住過不了去。

這下子真的回到家了,天光了嗎?幸好我是有名的夜魔王,這試不睡半醒也能解決。照舊打開電腦睇電郵,聯考局寄了來一封特急信,不知為甚麼事考試時間改在一時正,吓?手錶溫馨提示我現在是十二時了。突然之間一切也變得急切,飛奔走落街搭車去試場。

回一口氣,在試場門口,開考還有十五分鐘。手找找,惡運嗎?我的筆、計數機和尺子去了那裏?錢,沒錯,有帶錢出街,跑出去報紙攤買了幾支筆,計算機便是沒那麼好彩,這期沒雜誌送。四起張望,是那間文具鋪了,計算機入手,手錶又提示我起時了,過了十五分鐘,急急腳的走回試場,走到試場門口。

喔,又完了嗎?天光起床。

看來這世人也擺脫不了考試的夢。

根據這link 所說,我有萬全的準備,但正因自信不足,在找一大堆理由推掉大有前途的未來。又話者這正是自覺有責任去完成某種大任務之時出現。後者吧,閒人竟然接上重要任務。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