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

每晚也在說服自己,叫自己放下甚麼想法和應該怎樣怎樣,可惜便是講者和聆聽者便是自己,兩個口才和智商一樣,也同樣的固執。很少可有同識,不過總要嘗試,不然一點轉變也會沒有。可能是這樣,漸漸對於分析和邏輯便是見洗,因為每晚也是在互角的。這樣不煩的嗎?很煩的,甚至會冇得訓,不過精神用盡自然會睡的啦。

其實我應變能力很差,不過,因為假設的對抗也遇演了↑,有時便好像比你們做得好便是這樣吧,我未想過的只能目定口呆,因為我要想很久的,CPU太慢,不過處理過的行得很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