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樣

因為經歷了很多事,當見到其他人也遇到相同問題時,我便會想盡一齊方法去幫助。

我從來不覺得這些是任何的好或壞事,只是我不想我見到的其他人再經歷過這一切罷了,只要有唯一的機會,我也會想辨法。或者這跟本上不是在幫別人,只是一種希望,「若果故事可以再來,或者結果不是這樣」,我的故事寫下沒有得變了,但別人的才剛下筆,可以寫得更好。我很想我的故事能夠重寫,不過我更明白每步背後的意義,思想明白了但內心還是有那種記望,或者如果我做好點……所以我沖個頭走去扶,我不是要一個多謝或感激,我是想補償或者從你看出其他的可能性,要多謝的是我,因為你們在我眼前寫出另一番的故事。

在此,World Rotation 故事便生,便是在寫這個可能性,把別人的故事,重新再編排過,重拾各中的碎片。不過,我還未有足夠的創作力去整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