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計

三年的遊戲程式員大計未到三年便因特別事件暫停了,除了更接近死神兩年外便是得回一堆感歎,香港便是這麼對遊戲人事不友善。

現在的生活便是荒島求生記。香港有兩個著名的科技荒島,其一是科技園,另一個是數碼港,兩個都不是人住的,是荒蕪兼寸草不生的絕地。要去極地便是要用極端的時間才去到,住在城市命脈中心的油尖旺人這下子完全感受到荃灣去柴灣返工的味道,也知道點解世上那麼多白痴勤力的人為何七點幾便要趕起上路,

「香港是這麼細,但又是那麼的大又遠。」的感覺,我成為白痴遠洋一族。 這畢竟是人生,總會有很多的變化。
「世界無論變得怎麼樣,每天早上打開眼便是羸了多了一天。」,這個不設實際天真的想法,據聞會把人打入地獄,又或是被人定成人生沒目標之類。可恨我便是得這些想法,當世人老是想每事背後都有鬼主意事,我便是老子空白的「哦」的一些想到去做便去做。陰謀論談不上,駁命命運沒我份,身處事物不在心頭,今年便是這樣去的吧,那三年的大計已經是我想出了很久得出來的結論,現在便是空了頭無岸的人生。

還未有大計,也不知自己何時才再想出到大計,總之便是未有。

與其想大計,更實際的便是思考生命的源頭,為何而活?有點像X督教那總追主的覺醒,但又不至於那麼偉大,便是老在想一些被定是「常識」的事。或許個腦子轉數不足,或許根本上是一個死結的問題,所以人到差不多時候便不再理,回到日常生活裏。可能在大計想出前,我要把這個追源的process id kill了先吧,又或是有得佢一世在運在也算了。

很得閒路過的閒人,我自知是非常無禮兼惡氣的人,但說話多數便是沒針對性也沒任何目的,有的話也直接講的了。這種態度或者不能在香港職場上生存,但這便是源武流,不能變的性格,得罪的只能說聲對不起。這廿多年都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今年嘛,無計! 或許到死那天也是無甚大計吧。

Tag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