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11

在那個不會實現的夢

Monday, August 29th, 2011

這是個不會實現的夢,無論怎樣追怎樣趕也遙不可及,無論在何處之間也存在隔膜。由一開始也是知沒有成功的可能,但我便是這樣,努力的向着夢跑。夢有完的一天,夢有破裂的一天,但到那天來到的時候,我還是會不停的向着那個不會實現的夢跑過去,永遠在心底裏埋藏這個意念直到死去的那天。

人,可以放棄一切,但不能放棄夢,由放棄那一刻開始,存活便和死屍沒有分別,我,永遠不會放棄的。

周而復此

Friday, August 26th, 2011

心情像是過山車似的,或許大白熊的想法可以找到一條出路。其實未出動大白熊也沒事,返正我知怎麼是接受種想法便是,又不是第一次發生。

怎麼講,永遠都是歡樂與憂愁的同時存在。

點解乜都冇畫?

Sunday, August 21st, 2011

1.因為一路比公司勞役,回家冇精神

2.因為裝修後張台畫畫很困難

3.因為實在太多遊戲要玩

因為就算拿起筆也沒法靜下來,那便不畫了

一堆舊同學和決定

Saturday, August 20th, 2011

食呀成餐見到一堆舊同學,我是[不幸/難得]同阿成由中學都入了同一間同一科的同學。

在記憶消逝這路途上一個個影子浮上來,他們便是大學同學,原來有那麼多。後面的中學同學,認得的兩三個吧﹝大家都三張野了吧外觀都不同了﹞,因為我這個人渣很易忘記別人名字,所以沒改花名的多數都叫唔返,由頭到尾都冇叫人地名便是。

一台的西裝人,他們都是IT界的,有些跟上時代的iphone/padpad族,有些結左婚仲show個BB movies。無他問及我是唯一一個還在寫遊戲的人,有幾個都曾經寫過game,他們都知這是吃力不討好人工又唔高又做餐死的工作。我也知其他工作搵錢易很多,也轉過去做其他的,不過看來我的遊戲命運還未完結,其實也是要感謝跌入深谷伸出手的那個人,不然今天只會是一台全是IT 抄股phonePad族。恩人記一世,我不會忘記便是,寫太多閒人會估到所以不寫了。我後台是中學組的,因為我被編入大學台便沒過去,反正在畢業前我是喜歡單獨一人不入堆的,過去都沒兩句好說,不如聽下這班IT份子日子怎樣過還好。

大學比較熟落的便是還有一個未結婚,不過你已經知道左我的底細,張三峰,所以佢都差不多會結婚的,一圍起這些年齡便是問這些,拍拖未、幾時結婚買樓,可惜我乜都冇便是。係唔係我中學冇禁宅呢?司儀係中學同學佢首先認得我,我也認得佢,因為佢成績很好的。首先就是感嘆我是寫遊戲的,其實我記得中學時志願便是寫遊戲的,當然已經知係死路一條,不過人未死心怎麼可以死先呢?到心死了難得復活就更加要做不死族活下去。當然他又是問有冇plan結婚買樓,好可惜我便是一無所有,我有的只是這刻必要守護下去東西,直至沒有我存在的價值或者得到意志認同者出現,在這之前我樂於一無所有。

這些時爸媽一定係禁吹,呀媽就老老搵機會提一提諗一諗,再唔係咩返大陸幫我搵個。我係人,我唔係貨品,他們何年才會尊重我的決定,才不會在我的想法上不停地抹黑,我的想法是很接近白痴,這個幾歲時你們都知道了,但白痴也證明了能夠生存卅年,難道就不能相信我多一點嗎?到最後因我的想法是一個人過老我是不會後悔,會後悔是當我認輸接受了你們那套。

我沒甚麼理想,沒甚麼目標,但我有近乎白痴盲目的意志和堅定,這足夠我實行我由細到大的天真想法,就算到死都沒人明白,我也今生不後悔,我每天在說不要放棄,未到死也不要放棄。

這次去飲其實腦子空空的,來空空去空空,來和去也是在想同一個問題,甚麼是重要的,甚麼是不停改進到的。這些年間我真的改變了不少,我不停向四周人學習,自己的白痴無知便由其他人身上學習回來填好這個洞,我要做出比細個想法更巨體的實現,也不再因無知傷害他人。在這包裝途中我漸漸看不到自己,不過這也是多餘,前幾晚我發了個夢半夜醒了,甚麼是重要的、甚麼必需守護的、甚麼到老不會變的,沒錯,我在不停的改變同時,我的心依然沒有改變。以前夢醒或者會躲在床上哭,那麼發生在自身上的是甚麼,就不能這樣忘記約定嗎?但今次不同了,雖然之後我也是半醒睡不着,但我感覺自己還是存在,可能真是很悲傷的約定,但興我約定的便是我,我到現在也沒反悔,也好肯定那個心思是真是堅定的。

我每日依然是黑着眼圈起身,每日怎麼睡依然是永遠不夠,久不久內心心處會痛哭,但我相信自己能實現自己的每一句話到和世界終結的一天,那已經是很好的了。

大魚遊戲框架2.0!!

Wednesday, August 17th, 2011

先前搞兩個星期加速ipad porting 和減memory也沒有這兩日搞大魚治水那麼疲倦,因為果時可以用PC 打完code抄過去,C++在PC打方便,但大魚係Object C產物,在爛蘋果外很難搵到有advanced IDE,於是便用那個用到火瀼的IDE搞足兩日。現在兩日都未搞完,依架port街喇,用開Eclipse/Visual C++ 你就知XCode幾禁殘忍,我到現在這一刻都唔知佢點activate 個drop down help, 神奇友善的[I am:objectC] 又實在靚仔,真的好想一下掉個蘋果踩爛佢。

仲有,點解wordpress edit 反應慢左禁多,係咪D Super Generic 自淫不息的好Q勁developer加了很多不必要的feature搞到我每打個字都上網google 字呀?定係我中左毒?中毒會搞到TextArea超慢的嗎?!Tell me, that is non-sense

有冇試過準備了幾年明知係不會變一定發生的事實發生時內心一樣是那麼混亂,思想可以改變,但心是永遠改變不到,訓練幾耐也不會變,就是看你怎麼樣面對和回復吧。

The End

Sunday, August 14th, 2011

又發夢要回去讀書,今天便會開新學,今次兩個細佬都要讀。和以前不同的我最後我反抗了,在夢中我拿出勇氣同呀媽講:「我今日就走去取消,以後不要再叫我去上學了。」於是我便走了去學校辨退學,夢也完了。會不會這一個反抗完結了這麼多年心底對返學的困擾呢?

生命中有很多遠遠解不到的結,都成為中年漢了還是時不時會在夢中回憶這等返學的事情。有時在想,其實我不是討厭而是喜歡返學的嗎?不然下意識怎麼記住這個厄運,事物不只得一面,我門習慣在一面看,其實扭一扭在另一面,或在裏面又或在遠望,會見到新事物。當你各方面看也得出同一樣結果時,那麼那想法便是注定的了,我還是不能完全否定我喜歡返學的存在可能,我看的還是很片面,但我真的很憎返學。人生都走了一半,夢中也永遠循環下去只會身體老死而精神不減變成可憐蟲。現實生活也實踐了不逃避的勇敢地沖,是時候由心底打破了。我記得想這麼多是由廿歲一拳打碎了細佬隻錶開始,一個無腦的守規距的人,一個不曉人世的大學生,用起個腦想這些是有點困難,不過繼續思考下去,或者有朝一日會有人明白我在說甚麼吧。在這之前,就繼續是別人眼中痴痴說話不經大腦的粉腸吧,返正我是粉腸沒錯。

今日下午吃免費餐,聽了很多,感覺自己便是脫節了的,便是一個只會些畫畫程式和打機的宅宅。

我時常都在想,砍掉我的記憶等我不會因為我的愚蠢傷害到人,事實這是逃避的想法。中年人嘛,練好你的背肌,背着你以徍所做的得和失,用經驗倒塞你的缺憾,站在小山丘上不退縮展示比他人知,你是有能力去背所有過去現在和未來吧。不是那麼完善,但至少我有努力一路住去做,還是做得不夠好,腦子還是遲鈍的,想哭一場,不過佬便是要很型的站在直陽下照出身影,只有血汁沒有淚的背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