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11

should be a happy day

Monday, June 20th, 2011

去了睇pixar 展,又有野食,不過內心便是像個空洞一樣。

幾年前開始想問題的決擇,今日又浮現了,雖然內心已經是決定那樣做,一切一切或多或少也如想像的發生着。或者如想像的發生,那空洞的感覺便更加強烈,這是決擇後果必然發生的感覺,沒有得講,也不會講,也不能講。

或者十年後回望會覺得是好笑的事,源你是為了甚麼那麼煩惱?那根本由頭到尾也不是你去煩的事,那是由一開始也不會成功的你又去做來做甚麼?我還是多些心靈訓練,冇的,便是照舊每晚想東想西,想到精疲力盡睡下。這也好笑,我不是天生便是那麼寫program那麼快,但我的確是想了很多很多,每天也為了同一個問題找不同的答案,問題沒有解決到,但那些膚淺的program問題,在這個永遠也沒有結論的矛盾面前,便是一件小事。你想想,只要解決一次便不用再煩,和那無限個可變性的決定,program簡直是簡單到不得了。

相信問題就算完結了,我一樣會是跌入另一個不會解的問題和決定,在side by side 邏輯上不斷上升的同時,我所煩惱所故累的會不會跟着上升呢?

我由細呀爸媽都話我驚青,我的確是故累太多,但也變成今天的我,固累多的人,原來便是寫program不錯的,想到這裏,好像又唔差得去邊。心情便是這樣上上落落,在打了半遍時心情又好轉,今天卅成為中年渶,傳說的變成廢Devil 級porgrammer沒實現,這樣已經很光耀很開心的了。

看了Pixar後對公司那樣的制作有點失望,我是打code的,但應該還是有點氣力去改變,就算一些少也好,也是為了更高的理想,做到便幫你一把吧。

心情又好返了,你看了便又一次白睇,你不覺那是那些東西嗎?畫依然是沒畫,現在知甚麼是curse of the nightingale了,那是詛咒員工冇心情放工後做野。

 

 

訓覺不是易事

Thursday, June 9th, 2011

未眼訓倒下去個腦便會不停地轉地想東想西,所以不眼訓時倒不倒下也沒分別。

到眼訓時都一兩點了,我enjoy很眼訓去訓,當然還有能力空轉的腦可以轉幾轉,但他頂不到幾耐。

好景不常,呀媽晨操去做運動係七點,所以我一個半cycle 訓便會嘈醒,最近都自動醒了,反正一定會嘈醒的。或者我經歷了別人幾世人也遇不到那麼多火警吧,所以對風吹草動都比較警覺。七點好彩還眼訓便可以訓到八點九,但八點細佬甲起身,又再來。

有些事未解決前這個cycle也不會完,很快還是很久後才發生那已經不重要了。總之眼訓便去訓,夠鐘返工便返工,便是差在打機也沒精神,更談不上畫畫或者整自己個White Dress;工作是眼訓也能完成的是,這便是programmer的好處,打code係唔洗點用腦的,現在公司的更加是WYSIWYG的code。

眼訓之餘,現在間公司算是工作歷上最好的了,又近,又易做,又唔洗7X24,還有…怎麼樣看來短時間還是不用轉工的,只要…還是會做下去,老闆破產例外。

現在便眼訓的了,早抖了無野做的人,當明天太陽高掛的時候,當你眼睛再打開見到明日的今天的時候,說聲早晨吧,冇力就死的話咪MSN講囉,冇話咩得唔得。

這年也活得好好便是,這是源post畫用的blog,還期待看更多字嗎?XD 早抖

下次一次過畫哂所有源的角色pixel chars

Tuesday, June 7th, 2011

有時間咪anime佢

阻礙:

  • 我坐個位和兩個mon有兩隻手禁遠,加上人老左,1:1係睇唔清D pixel
  • 很眼訓
  • 還要打機
  • wacom冇地放,一係用個肚頂住來畫

裝修佬設計張台唔比我畫畫!一尾大方美觀又唔實用,不過我當初冇話比佢知留個位比我放野畫畫我錯,但係三唔識七有乜計好講。用個大肚頂住來畫囉,反正現在肥返都頂得幾穩。

 

絕望的真相

Sunday, June 5th, 2011

不知,不問,有時這樣會活得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