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

躲雨的鴿子

Wednesday, September 30th, 2009

還記得有一日打八號風球,回家在走廊看到一隻全身濕透的灰鴿在對面窗頂石簷下避雨,「那裏不錯吧」

自此以後,在大少的雨季,打風落雨的日子,牠便會走來躲。潚潚酒酒的在等雨停的牠,一點也不心急,靜靜的梳理羽毛,不理八掛走過的人,不理那無情善變的風雨,頃在那裏等着一切的開始。

有一次打大雨,牠帶了另一位朋友來躲雨水,白色的,有伴時間過得快點吧,兩位一齊梳梳毛,望望雨,下完一齊拔拔腳走。

今天牠也來躲雨了,單影形身,朋友不見了,其實很久前已經不見了,大自然很多原因會突然少了個朋友,很興幸這位宿生的朋友打風下雨也來這裏。

下次下雨見吧,雖然我還是你那不在乎的,在則邊路過的八掛人。

reminder of life, by draw

Tuesday, September 29th, 2009

things to draw:

.What happen to your right hand?

.Where is the best place to see sky?

.Which game nearly break your backbone but you still fun with it?

.When you feel hopeless the light sight through your mind?

.Who are important to your life?

.What is your first gift in your life?

.The forgotten memory.

.And final, what is your faith, WaterCurrent? (or replace with your name)

繪畫過去記憶,用我熟識的手法,寸連時光的碎片。不要期待畫得靚,多數是Oekaki,而我依架不會半夜起身畫畫的了。

注:不會有任何真實人物出現,不要亂想,不要問,也不要答。

命夠長便等着看以上的塗鴉吧

模擬器也有點像樣

Sunday, September 27th, 2009

用了PCSX2 最新beta版,tick 哂所有speed hack,再加 VU cycle stealing,基本上很多ps2 以我件cpu 也夠力模擬,試了ff10,也拿回隻Odin Sphere 來試,行得不錯的說,60fps達成

cpu: AMD athlon 64×2 4800+

display: GeForce 9800

Ram: 4G

CPU 係弱了點,但係加上所有speed hack 也能玩到

gsdx_20090927221445

現在能知道,支武器桿和頭是3D,打殺時的sfx 也是3D 了,sprite是animated,比其他人細心的是就算是幾pixel也map 上model “morph”﹝我唔知點叫啦﹞,遊戲便是要細心整嘛。

冇錯,部ps2還健在,但係在pc上行多了點成功感﹝仲可以cap 圖/avi﹞

佢個VU Recompiler 出來的Polygon有些陰影錯的,我估是normal 計錯便是

因為固執,或是甚麼也好

Saturday, September 26th, 2009

相信隔多個星期眼睛會好返,肚子不再痛,再開始繼續寫。

有game冇tool死,有tool冇game 也沒得試,返正其他人忙緊,也沒有任何人可以指教和商量,兩件野一齊寫吧。

至於tool發佈,我會用返Java Web Start,按粒制install 和用得,send 比人都省回,又自動version update,可樂而不為?反正web space 大把。基於是源產物,tool是可以公開的呢~ BlackDress 比墳墓吃了,算

日子,便是躲在家中打機和寫code嘛,反正沒甚麼好做。

魔界戰記2入手

Friday, September 25th, 2009

來緊有

DQ6

FF13

應該好點

Thursday, September 24th, 2009

眼中的影消失中,好事呀。

家人的中醫朋友睇出是胘脈,當然冇人知佢講乜。用中國的五行來講,水乾,火盛,克土。水乾,休息不足,壓力大,先天身體勞損,水弱火便旺,所以血氣上升,人暴躁,血壓大,易罵人。火旺克土,土主管五臟六腑,消化不良。西醫朋友那個講得來嚇怕了家人,由於這裏沒有十八禁溫馨提示,所以省略,我也不想做科學怪人比人驗來驗去…

吃了幾日中藥,休息多了點,從數據上是好返點,但心臟跳得快,好像有點問題,不過死不去的。

其實我一早知遲早會死於:

1.心臟病,細個個運動心臟會突然虛弱,急速跳,人老了好像好了點。

2.腸胃病,我記得細過也生過蟲,呀爸話個個細個都有架啦…

3.肝病,乙型帶菌者、黑眼圈,看來是能頂多一時便一時啦

我不知道的:

細過中麻疹,正常人是會生水豆的,我連水豆也生不到,全身發黑,=.=最後土法練鋼用牛黃定唔知乜的﹝現在被定為毒藥﹞救返。呀媽話:「全家人都驚你活不下,你條命執返來的。」我以前有發夢呢,內容是:我是有位哥哥的,不過病死了,我這個細佬便成為其他人叫的哥哥了,便是不是以前無記憶時期的潛意識呢?不知了。

家人叫我改了那臭口,不過當然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改到的,依我所見,底子虛弱的源,應該最大可能是死於肝衰竭或者肝癌,我到時一定會驚到面到青,或者還有想去見最後一面的人呢﹝你夠膽聯絡任何人嗎?其實我好驚電話的﹞

由於身子差,準時放工到在家活動雖然有時間,不過相比大打折扣了,我還想活長一點畫多一兩張CG呢,多點休息去。不想早點釘蓋又在半夜看這消夜文的你,不為自己打算下嗎?去睡吧。

Thursday, September 24th, 2009

1253289973a6

↑蘇莎

線和顏色分開係省很多時間的,只是要用很多時間才會把「夾夾不合」的黑實線和色合,但不合便真的省時間

kind of degradation

Monday, September 21st, 2009

Don’t expect any recovery, but keep remain parts work as long as they can.

as Sum style word: 養生

學識放下和不放下

Thursday, September 17th, 2009

兩子前身子告訴我倒數的時鐘開始了,我不知那天數到零,可能是明天,又可能是一年、十年或者更多年後,沒人知,反正隨時死,那便活得快樂點吧,這便是我現在的生存之道。

前年開始我已經覺得能活多一天便是賺到的了,以前或許有點固執,現在都沒有了,以前甚麼也壓在心,現在看壓在心也是多餘,我接受一切現況,也同時無保留的改變現在。

看着父母為了小小的梳化送貨員被偷了梳化套痛嘈了半天,那是為了甚麼,為了那消不到的氣?可能他們真的被騙得多,大陸以前很黑暗,住過的都知吧,我以前在大陸差點比擄子佬捉走,好運的一堆朋友走過我也甩身了,現在才可安然的打消夜文。

一切也順其自然,你可以說是投降或者消極,甚麼也好,我現在想法便是甚麼也不值得你去氣。再者,若果我是心臟血管有事,能甚麼事也能保持平常心的話,我才能有效率地活下去呢。放不下的嗎?我甚麼也沒有了,就留給雙手雙眼給我畫東西吧。

順帶一提,若果我三年內死了,這個host 也能頂多三四年的,機率低但以防萬一,很久也沒見源上網便請自己執行李搬host 啦~﹝平時這樣講便會比家人罵,今日才罵完一次﹞

我是比你們任何一人更積極的活着呢!

右眼應該冇事

Wednesday, September 16th, 2009

那是副產品,起因可能是高血壓或者其他病,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