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5th, 2009

Tuesday, May 5th, 2009

上個星期病了,當然不是豬流感。同同事講我病左,答:「你個樣都唔似病,你一路都係都係禁架樣」,因為我原本就係禁架死樣,結果如舊成個星期冇請假,回家便是睡,睡了再睡。

身子差腸胃災又返發,不過沒那年那麼難受,日子都是這樣過。原本今日的plan都是躺在睡,十二時起返來打個鐘code再打返陣機就再去睡﹝半夜夠靜﹞。回家開機便走去睡,無限上網便不浪費嘛,七點半爬起身吃個飯,八點覺這樣睡下去,肚子得個痛字,睡極都不會好,於是走了去游水。

一個,二個,三個,數到等六個來回時,便開始沒有空餘力氣去想東西了,比如說水泥溝水點解結禁實?點解老闆個頭禁光滑?點解…就這樣空着腦游了點六公里吧,冇力,因為本身都冇乜力,飯又食唔落,好的是游了水肚子好返點,有關連的嗎?

其實每日想的也是差不多,有點新意的是,若果時間不是順次序的經過,而結果個發生之前,又或者願望在許願之前發生,那會是怎麼樣的呢?又或者,你的一生在任何一刻,也知道你一生任何一刻的經歷,那麼你點面對這一刻的現在呢?其實是玩了Game才想了點點這些吧。

在任何時候,如果我越幫越忙,越搞越糟,請你們幫手出聲制止,甚麼也會聽的,我做的從來也沒有對錯黑白,但粗心大意多的是。源:「你放心喇,我果低微的誠信,還未到破鏟的地步。」同事:「你梗係唔會,你根本一點都冇」:P

講起病,其實我從來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包括父母,現在知了也不要說。其實我心臟一向有事,細個做劇烈運動或者簡單灣個腰,心臟便好像跌了一格,心跳微弱,跳得很快,有點辛苦,坐下休息不知等幾耐便會正常返,這應該叫做心臟虛弱吧。基本上細過也沒想到可以活到今天,不過今日都未死,便應該沒事的了,或者跟本是好小事的呢。因為現在好似沒事了,或者說我已經識得避開,所以留個記錄吧,反正我習慣甚麼事也不會去激動,不會發作的。又或者說因為不想發作,所以漸漸變成甚麼也冷漠,做甚麼也壓下情緒。我的確是收起自己,今天記起原因了,而這個收起,就算心沒事的現在,已經放不回了﹝這樣游水到虛脫暈底跌入泳池心臟也沒事便是好現象,呵呵~﹞。

輕言放棄生命的人我是不會放過佢的,所以首先第一個不能放過的人是兩年前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