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7th, 2009

充實的一日

Friday, February 27th, 2009

昨晚打雙星2打到兩點,今朝返去便知是充實的一天。

一朝早客公司便係禁問關於系統的問題,係禁搵答案比佢,同時又做緊第二個project的report,下午再加來吹叫要DB script。嗨,我不是忘記了,而是多到未有時間做,PM出了外啦,也關心地整了個客的interface doc 要我對,忙到六點半差點唔走得,不過因為約了出來食飯,理值氣壯走人~

領主帶了去灣仔食芽莊,他說是自己的飯堂,一星期至少食兩次。吃了一碗金邊粉,和咖哩,金好食,咖哩有點硬,仲有碟小吃加上汁後像是在家吃蟹的味道呢(指那些酣),團長還是影個靚靚的餸照才開始,我肚子不爭氣肚痛=口=。

其實我肚子一痛便驚到出不了聲,因為前年痛了成年有陰影,一有點事便失魂落魄,在撘丁丁到西環時都靜靜在吹風回氣,下車後好像沒事了。去了吹海風,又吃點東西,再去公園談閒話,十二點來到又來做灰姑娘,回家了,有小巴不過等不到,豪爽的領主便飛的回來中環,差不多尾班車回家,散場。

明天又繼續寫report, 試report, 寫script, 對interface…不過呢,不勞動下,又怎麼會珍惜自己的時間呢?不去面對為工作而在一起的同事和客人,又怎麼知與朋友家人一起的樂趣呢?: P 其實對客同事也是喜哈一場,沒大差,仲癲D。

說起上來,有位內向的同事主動走來問係咪我憎佢=.=。嗨,我就算憎自己,也不會憎別人的,我會惡作劇針對來大家喜哈笑,但我絕不給我去傷害人的,嚇親任何人我是不想的,對不起。我寧願我的心被打散,也不願他人被我的無知而傷及。唉,連對朋友都未學識的說,其他真的學到死也不知會否識,不過我還未死的,還生存緊便不是零,可以學下去,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買了兩盆非洲紫羅蘭,一盆花紫近藍色,放在家,另一盆花紫近紅色,放在公司,沒錯的了,近藍的白葉低要少點燈光,近紅的紫葉底要多點燈火,沒放錯,注意是不可放在太陽曬,佢會接受唔到的。

其實我想答的,認真的,不過…我很驚,我知我驚甚麼。不如畫返畫,減少點一式一樣的陳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