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4th, 2009

be a small lamp

Tuesday, February 24th, 2009

活在世上甚麼也做不來,別人看着你的強大,那只是燈光下的身影。一個人甚麼也做不來,呼叫團結在一起,照耀下才是強大的身形。

我沒有甚麼的長處,但我知一個人的能力的有限。在你呼叫我能聽到的天空下,無論甚麼時候我也會伸出手,因為大家都是一樣的,一個人有時是可以做得來,但做不來叫着天空只得那空盪盪的回響,是多麼的寂寞無聲,所以我聽到的一定會回響,回得比你更大聲。

我不能照耀世人,但我能照亮我的四周,若果我的光能給你一點啟示,那便會照下去,直至你找到更合適的光去引道你,或者你不再需要這一點了,因為你也能發光了去照亮他人。在這有限自私的一生,我選擇了去幫認為重要的人,不是因為我的強大,或是因為你太需要幫忙,只是因為你是重要的,我也樂於成為一舊不顯眼的燈,或者有天你便遺亡了這燈的存在,不過當你還有需要拿來照明的一日,你會找到我的。

這細小的燈來日是怎樣?熄了?那麼便忘記了吧。還在着的呢?那便好啦。你不用擔心燈沒有主人,只要曾為重要的人照亮過路,燈熄時便盡了自己能做的。再問問你,魚是否開心的呢?是的,魚很開心。

: P 我不會寫出重要的人的名字,多過一個便是

倒是…

游水游到冇力,差不多習慣了,游多個星期應該有餘力再畫畫和寫code吧,未有餘力便繼續發下雅興,不過,誰才會得閒看每篇都沒大差的東西呢。

扭親

Tuesday, February 24th, 2009

下水一游大動作到某在位便啪一些,唉,應該是下午伸懶腰太誇張整親。

啪啪了一轉之後好點,拉拉下筋左手正常,右手嘛,到依架去到那個位還是有些kick 住筋骨的感覺,人老了嗎?個問題係點樣至可以扭返正才對,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