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5th, 2008

背負

Monday, August 25th, 2008

循例又返工一日,放工時PM走來談談,來緊project 好趕﹝鬼叫接禁多Projects﹞,希望你可以負責起X Project的事項,Daily Support 便交哂比你,算不清便來找他研究,當然遲些會安排轉轉Project,也不想你生厭走左的說啦,不過暫時也沒法子啦。源答:「喔,也沒法子啦。」。我是這樣可靠的人嗎?為甚麼每個都覺得我可靠,我只是拿條繩紮住自己罷了,面對問題我從來都是第一個想逃走的,喜歡自閉對電腦的,結果負責起同customer 溝通的角色。

循例呀媽的大陸親屬來港,一來就講:「睇下個外姪幾靚仔先」其實我已經好厭煩,我一點也不靚仔,心知肚明,照舊同佢地大笑一番算。當有人來便有沖擊,這幾年老媽子外家的仔女都結哂婚了,表哥又結左婚,隔陣就來喔一喔又話搵唔到幫你介紹個,又或者不如去相睇,又點點,卅歲啦你﹝=..=你果D乜野計法,加我禁多歲﹞,放過我吧,或者你都未知你每一句是迫我走上末路,而且不是人人也是一個好材料,我連點對待人好也不知,也不理解人理,怎樣談下去,你不知我是裝出來的吧。你的兒子如你所想是很無能,他已經做出他最好的了,但也有他做不到的時候,不是樣樣迫住便能滿足你要求,我走得很疲了。你知不知你的兒子眼圈那麼黑是甚麼原因嗎?

公公為甚麼你那麼利害,請問你怎樣背負起這頭家?你走了那麼多年,我很努力去做好長子的孫,但是寄望的東西可能重到我背不起吧,我連自已都管不好,我怎樣去面對未來?這麼複習的家庭和錢的關係,就如我常想說的一樣:「不如就禁斷尾好吧?」當然父母馬上口黑面口,甚麼忘本、冇膽鬼、縮頭龜,算了,不數了,也至少還有十幾幾十年才殺到來,到時我死了都未知吧。

最惡頂其實是自己飄忽的性格,五時花六時變,現在想出是背負,下一刻可能是理所當然,再下一刻會是恩賜,再下下一刻會是甚麼我也想不到了。這樣有點好,別人想不通,有時我想到,但當大部人想得通時,我偏是不會理解,Debug便是要這樣的吧,除這外不知有甚麼好了。

不論怎樣,這一刻是背負,盡管我離開keyboard 又是另一想法,起碼現在這一刻是,所以我寫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