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8

太陽能電筒

Sunday, August 31st, 2008

國產零零柒的Idea,依架隨街都有得賣喇

太陽能LED電筒和人力LED電筒

掂呀!

星期六

Saturday, August 30th, 2008

今日返工,有位同事在伸,過了試用期只加了5%。當然這個不是重點,重點便是他以為間間公司都有十三個月糧,而偏偏這間是冇的,變相新工作是減人工。他成個人失落了,或許外國回港的後生仔未知香港的IT界多麼惡俗,傳受經驗吧,我說我工作這麼久,經過了好幾間公司,也是只有十二個月糧,而且是沒有花紅的,所以搵工時已經當是十二個月糧那樣找。建議以他的立場,應該每次跳糟要求加20-30%,那麼便平穩了。

不過喇,他的心飛走了吧,相信不久他便會離去,其實這個八九月,已經有兩位同事將會離去。其中一個是因為覺得老闆找他作出氣袋,有甚麼問題便瀉在他身上,接受不下去便辭職了,PM和老闆兩個都留不住他;另外一個是唯一一個合約制的同事,他應該到期便走的了,除非轉五日制和加人工,不然都好難留下他,他也是最難搞的雙子座,冇人知他想點。

當然,我們不會浪費流失的員工,頭一彈的辭職的同事,同佢地夾說因為要5.5天工作為辭職理由。當然大部份同事也覺得不可思異,面對這樣的氣氛還可以考慮那麼不等洗的事,哈,同事你們未面對過「谷底」吧,不知向上爬的重要性。今年年尾應該照世界定律便第二批散工潮,到時利用夾口供說人工低,一流。

我能不能做長一點還是未知之數,不過我應承了做一年,不是很難吞下去也會至少做一年,一年之後嘛,看做物主做化吧,當有人接手而又做得來,我便會引退的了,又或者事勢所迫而走。事關我不再引退,人工會比剛出來打工的第二個細佬超越,實在是過不到自己這一關。一年後嘛,更加老餅了,繼續儲錢為第時老老餅去環遊世界而努力!「客死異鄉」想法家人是不會放過我的,所以老老餅有點就歸西的感覺,便回家,就這樣吧。

話時話,我的CV都花底了,還有人會請的麼?還請的一定是神了。神呀,有好路數請話聲比源知,thx。

下午又是回家睡覺,精神力不足,要好好研究下怎麼才有好身子了。在這剛好病完的一天後,晚上吃的是粥,吃完才知大鑊。還記得幾天前老媽子在廚房放個盆在地上,入面裝住一堆米,和很多細細黑點的蛀米蟲。「倒左佢啦,入我數。」「痴線,這些煮『粥』米仲食得架,佢地爬走就用得。」「那麼你自己食好了,唔好遇我那份。」「呀爸,叫老媽子倒走那些米吧,你都唔想食吧」「係咩?」老爸走了去望兩眼,之後不理行開了。今天,我便是吃了那天見到的米,跟住我便去了肚瀉。呀媽,米貴也要注意衛生啦,你家人底子強,不過這樣食下去,病了也是得不嘗失,省下來也不夠醫藥費啦,唉。

現在個肚還是有點不服,可能心理因數,怎樣也好,下次,下次一定要阻定呀媽的無理省錢計劃,再來,唉。

星期日,第二朝:

再瀉多鑊,唉。

病完

Friday, August 29th, 2008

今朝起身就知自己病完,B-),是那個早晨又一天的感覺~

對,這樣便是病了

Thursday, August 28th, 2008

話說細個時病住去考試,那年便考第一。好像病時個人會清醒D,因為亂子腦減低運作效率,所以腦筋變得明郎,清晰了自然更接近自己。今日都係暈暈地,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做錯事便哈哈過了便算,不過今日「清醒」了,已經想好解決辨法,但是口說出來還是驚到震,呀,面具的力量消失了,難得一見的原版源XD,甚麼都怕到要死的源。結果驚到同同事說笑解慌,唉,係人都睇得出,今天的源有點不同。

好耐沒在工作上那麼驚了,自那間xxxx公司後,都幾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活着。現在隔了半日又回復正常,不好意思了,一年我也難病到一次,有都以神速的回復,無表情面具帶返上了,又或者說,你只能見返源畫閃閃系。

What I am living for? And so what I am? That is my life? 病倒時想回了很多事,哭了出來。 現在只能笑當日為何會哭囉XD。

Thursday, August 28th, 2008

又疲倦又眼訓又失落,今日又在公司炒大鑊,CW後一日合眼訓工作的報應,都唔好意思話講比個客知XD。

唉,OTZ,上年這樣時,我選擇了辭職躲在家中,不過今年會渡過的。

積病

Wednesday, August 27th, 2008

又咳又眼訓,差不多要訓低了,可能訓返兩日冇事吧。

不會是心/生病吧。

眼訓+2

Tuesday, August 26th, 2008

又是與世隔絕,不同的是,現在有三個人一齊困在場機,做support 更眼訓。

英雄傳說 6 3rd 入手

背負

Monday, August 25th, 2008

循例又返工一日,放工時PM走來談談,來緊project 好趕﹝鬼叫接禁多Projects﹞,希望你可以負責起X Project的事項,Daily Support 便交哂比你,算不清便來找他研究,當然遲些會安排轉轉Project,也不想你生厭走左的說啦,不過暫時也沒法子啦。源答:「喔,也沒法子啦。」。我是這樣可靠的人嗎?為甚麼每個都覺得我可靠,我只是拿條繩紮住自己罷了,面對問題我從來都是第一個想逃走的,喜歡自閉對電腦的,結果負責起同customer 溝通的角色。

循例呀媽的大陸親屬來港,一來就講:「睇下個外姪幾靚仔先」其實我已經好厭煩,我一點也不靚仔,心知肚明,照舊同佢地大笑一番算。當有人來便有沖擊,這幾年老媽子外家的仔女都結哂婚了,表哥又結左婚,隔陣就來喔一喔又話搵唔到幫你介紹個,又或者不如去相睇,又點點,卅歲啦你﹝=..=你果D乜野計法,加我禁多歲﹞,放過我吧,或者你都未知你每一句是迫我走上末路,而且不是人人也是一個好材料,我連點對待人好也不知,也不理解人理,怎樣談下去,你不知我是裝出來的吧。你的兒子如你所想是很無能,他已經做出他最好的了,但也有他做不到的時候,不是樣樣迫住便能滿足你要求,我走得很疲了。你知不知你的兒子眼圈那麼黑是甚麼原因嗎?

公公為甚麼你那麼利害,請問你怎樣背負起這頭家?你走了那麼多年,我很努力去做好長子的孫,但是寄望的東西可能重到我背不起吧,我連自已都管不好,我怎樣去面對未來?這麼複習的家庭和錢的關係,就如我常想說的一樣:「不如就禁斷尾好吧?」當然父母馬上口黑面口,甚麼忘本、冇膽鬼、縮頭龜,算了,不數了,也至少還有十幾幾十年才殺到來,到時我死了都未知吧。

最惡頂其實是自己飄忽的性格,五時花六時變,現在想出是背負,下一刻可能是理所當然,再下一刻會是恩賜,再下下一刻會是甚麼我也想不到了。這樣有點好,別人想不通,有時我想到,但當大部人想得通時,我偏是不會理解,Debug便是要這樣的吧,除這外不知有甚麼好了。

不論怎樣,這一刻是背負,盡管我離開keyboard 又是另一想法,起碼現在這一刻是,所以我寫下了。

好眼訓

Tuesday, August 19th, 2008

主題係好眼訓,只好去訓。

電話

Friday, August 15th, 2008

打不落手,問我都唔知點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