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8

Next

Saturday, April 12th, 2008

四線故事畫了兩個喇,還有兩主線未畫呢,下張,下張是時之破壞者──詩善。能夠穿越過去改變歷史收集世界碎片的,其實便是時間破壞者。收集來甚麼喇?defragment 重整世界嗎?呵呵。

打返陣機才研究

沒時間壓榨時間出來,結果時間在星期六日抽走,星期六得返幾小時,星期日得返半日,還好像睡不夠,不過,壓榨才是人生嘛!當沒時間時我便會繪畫,更加冇時間。

這個星期

Saturday, April 12th, 2008

.除了KO了一晚,每晚不是打機便走去了畫CG,YES,便是下面果張。

.如想像的回到總部的這個月會是忙到踢哂腳,又畫了幾天三點畫,現在便是眼訓囉。

.細佬盆薄荷比蟲仔咬了,我救不到喇,百里香出世了,文竹未見影,草莓都要有排,最長還要等多一個月才出世。

.在FF9 抄來的,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而你所能決定的便是做與不做,依照你的心去做吧。

冇喇,照舊想了很多,不過因為畫畫都忘記了,能畫畫真是好。

水溪之旅

Sunday, April 6th, 2008

坐鴨仔落激流
草稿

沒那麼草的草稿

一半

線稿準備好,BG 清走掉,直接上BG唔洗線會方便D

今期水上活動,照舊寫返注意事項:水,不是你看見般的藍又或者是綠,它是透明的,多泡泡時便白,清澈時透明,會折射光線,藍或綠是天空又或是水中藻的顏色,看得透的話,你便知點上「水」的顏色了

WREXWC故事嘛,他們沒打魔王好耐了,因為世上從來都冇魔王出現過XD,所以齊四個人沒地方好去,周不時約去玩

上色喇,未有長文想打,那麼一遍過吧

又是上光的顏色先,一半了,先上哂光再上暗或影,好似易掌過一下子上哂光暗

color 第一步完,對,那個方向有野睇,所以都望哂過去了

一提:星期一突如奇來的頭暈兼眼訓,休息。

星期二:雖然昨晚病鬼左,不過今朝又回復了,真的是,很難請到一天病假XD。昨天和今天也是很熱,熱到不想上色了,明天吧。

再一步上色,顏色還是一塗塗的,因為細張看不到吧,下一步便是全畫面地畫,會把線稿合和色塊合二為一,之後感覺會有大轉變﹝掛﹞,依架原本色彩不調和感,看來還是TUNE 色先吧,太過七彩沒了主調。這便是傳說中七彩看不順的感覺,雖然原本是這樣顏色吧,不過,作為CG便要改下喇,下張大改色。

這線稿其實都幾求其,姿勢有點問題,改色之餘還重畫了不少,加返每個人物的特徵。

特徵:流水是半行屍,明冰是木靈精,德爾是獸人,他幾怕水的,但他的細妹蘇莎一點也不怕。

漏左添,有一隻大蝴蝶跟住蘇莎的,明冰左手有隻手鐲﹝原本右手都有,但比流水整爛左﹞,流水頭巾背面寫住TVB的,不過看不到啦。

還差背景,明天吧。背景後還要tune 色再加GFX,不明白會有幾大分別便看下去吧~

完成,上到背景便那哂收工

還未想到

Sunday, April 6th, 2008

如果有ARTIST好似我這麼慢出CG的話,相信那個ARTIST一定會餓死,我仲未想好構圖,時間、人物、地點、透視、角度、活動、手法、色彩,唔,繼續想下吧,又不是急住來開飯的。

這星期的閒事

Sunday, April 6th, 2008

.照舊所有管理員會同一時期不出現,於是又是我出現的時候了,回MSG對我來說很有難度的說。

.我已經升級成為同呀SUM一樣Level的AP,不同的是,大家在不同公司工作,佢要管人管Project,我要的是同人合作做Project。

.畫了兩張CG,嗯,這便是我的畫。

.下星期去多日機場便唔洗去喇,YEAH!

.下星期要同其他同事一齊趕PROJECT,YEAH!yeah鬼

.FF9 到 Disk 2

.新增四盆盆栽,都由種子種起,其中一盆是罐裝的,送了比細佬。

.不計上年自閉了一年,其實平時很八掛的,但,過去式了,Active變了成Passive,這都是轉變之一。

.留了個星期機場,只有一日是單獨一人TEAM。

.其實給人批閱出來的了,CG看出人格,自己怎樣再下定義也不及那樣的真實。跟本上由頭到尾都不是木頭,是由始至終都是無拘無捒的風,無一刻一樣,無一刻能捉模,所以,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很近但又是很遠的存在,你便是無法知源在想甚麼,包括上一刻的我。那麼那是甚麼?是嘗試捉住風的繩子嗎?是想別人以有形的感覺到無形的存在吧,不過,都不用了~ 只要記住,我不會害人的,這樣便夠了。在那時開始知呢?在畫雙牛油子時已經知了。

.繼續打機去

FF9

Saturday, April 5th, 2008

能夠生存真的是幸福,玩返當初停了沒玩的FF9,畫面現在來說是差了點,不過遊戲性質便是現在的沒有了。現在的遊戲都玩速食麵,不像以前的細心講故仔比你聽,又或者現代人忙吧,遊戲公司都要出簡單RPG比忙碌的玩家。

你有沒有時回想起想玩返舊GAME呢?

新GAME排隊,未買:

Audiosurf

Sins of a Solar Empire

[Wii] FRAGILE ~さよなら月の廃墟

其實別人是這樣叫我的

Thursday, April 3rd, 2008

上一輩的,如家長,親戚,叫我呀Wan/灣,便是「源」的潮州讀音,亞灣~~到。

細佬叫我做「大佬!」,得啦,比錢買月卡嘛,又或者是「大佬,曱甴呀。」都唔方好野。堂弟妹叫大哥哥,怎麼堂的那麼正常,兩件細佬又那麼「正氣」…

同學以至朋友都叫呀源,但他們會忽然身痕叫流水源,就算改了叫源水流很多年,都是叫流水源,Water Current太難讀,所以多數都是打MSG時才出現。通常發現到源這個平平無奇的人寫到神奇的TOOL又或者識畫畫時,便會叫勁人、大神,總之亂叫一通。

畫畫以前簽名是流水源,之後很多也沒簽,最近用開WTC,易寫。怎樣讀?Dup-Tea-Shi 囉,Double 天線,  XD.

因為喜歡同人改花名,所以周不時比人返攻,這點便不用提了。被改花名的我都記得,沒被改的見返未必叫到你喇。

最近隊長成日叫錯為呀光,好喇,你們都叫我呀光好了。

總括:灣、源、光,任君選擇。

寫CODE

Thursday, April 3rd, 2008

一下子忍不住便走了去改html,這樣又一天了。

也許思考得太多

Wednesday, April 2nd, 2008

事無大小,甚麼事也想一餐,雖然我表現到很像直言無諱,其實背後已經反覆想了很多次,只是之前的做法便是直接把最理想的答案提出,現在嘛,答時會因應場合選了其他答案。

周不時長篇大論記下當時的想法,回望去便是「想了很多吧」﹝因為想得多,所以DEBUG時比人早一步找到答案嗎?不知了。﹞。男生應該思考單純些,做事直率,爽朗明快地做決策?可能吧,不過我做不到,腦子便是甚麼事也轉一餐,所以我是無能力做隊長級的了,因為隊長級便是要處理一大堆事,我可吃不消。

阻不了思考嘛,比方說,下一張構圖,腦子還是不時空轉在想怎麼畫;下一行工作流程,不想去想便是腦子偷偷的在安排;一些道理又或是一些見解,便是不停地思考這樣又或那樣。可能你隨心無意講了些道理比我知,你便會使我思考了整整個星期吧。也許思考得太多,但我沒有去阻止過,黑眼圈便是這樣來的嗎?一想便是停不了下來,這篇記綠也是其中之一,話題便是想到「也許想得太多吧」,怎麼這想也可以想一大餐,你問我我都答不到你,這便是天性了吧,又或者如前面所講,面對了很多問題,所以任何問題也會認真的去思考,現在便是要比以前想的更加多,因為答案多了。

好喇,其實我想阻止想下去「思考太多」這個題目,好明顯現在便是已經停不了,為了BLOG記下多些畫面的色彩,多些以CG又或是圖圖的,我收手了,之後由得腦子繼續想吧,你們也太無聊看得太多了,不好意思。

﹝收手中﹞

CG嘛,未想好點畫,所以連草稿都冇,明天吧,今天回來睡了,WD也沒去寫,畫也沒去畫,一點起回來便阻止不了思考,看來今天又是凶多吉少,腦子會為這些小事忙足成晚。

單機日

Wednesday, April 2nd, 2008

今日一人留守,工作照樣做,這點對我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不知你們單人留在一個地方時會怎樣,可能佷開心終於冇人管,又或者怕起來找點事來做。我嗎?由小一開始便是沒人管的了。小學時早上起身父母便去了開鋪,留返三兄第在家,中午和晚上媽媽也會拿飯來,其他時間便請自律了。也是這樣,長期沒人管的,沒有進化到散散懶懶,反而都會很自律,這是自我的管理嘛。

回想起十幾廿年的無人管時代,最經典是看見曱甴三兄弟一齊逃走落街,細佬甲細個時連螞蟻也怕,可能螞蟻對他的午飯做過過份的事吧,而我只怕曱甴。周不時有人會講,「那麼好?沒人管,做甚麼也好啦!我不知幾想冇人管。」你們或許太受人管得多吧,所以想一嘗自由的空氣,而一自由便會迷失放肆。或許你們也應該經歷下幾年至十幾年沒人管的生活,那麼你們想法一定會改變,沒人管便是沒人會幫到你,沒人管便是沒人會教導你,走錯沒人嘈你,走對沒人讚你,好彩的話你會學識自立,能夠不依賴別人地生活,不好彩想個歪便回不了頭。

在同年齡的人中,我看上去成熟很多,「你應該大我地幾歲吧?」,這便是經歷改變了外貌吧,可能因為我老早學識了自立,在你們還在被家長照顧的時期,嘻嘻哈哈沒在意自己所做的事時,有困難可以逃避的時候,我已經沒有走退路,我不從找人替我擋在前面,老早在解決自己要面對的問題,功課沒人答到我,考試沒人幫到我,情緒問題,這個嘛,多數很快解決到,便是有些少現在才解決到﹝這個其實早搵父母說話,那便不會形成第二個源,可能不是做Programmer而是去了做Designer了﹞。在你們十幾歲甚麼廿幾歲初次要自己去面對問題時,我已經面對了很多了。

你們被家長教了佷多吧,我也是,你們也許會覺得他們煩吧,但我從來不會覺得煩,因為我早明白到為何他們會那樣的嘮叨地說同番話。只要你真的長大了,他們看到了,便會安心的把你看成朋友的,而不會再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