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7th, 2008

畫畫!

Friday, March 7th, 2008

今日一定要畫!因為,之後這個月可能在公司忙到冇得再畫!

我想買部notebook,寫WhiteDress,寫Game,寫乜都好。坐在這部pc前,一係就煩人家,一係就拿上筆畫畫,再唔係走去打機,寫code排最後,除非軍師下令,我便是開不到IDE,來吧,為了世界的和平,買notebook!﹝邊有禁偉大﹞

其實想畫這張好耐了,太眼訓只好速成用oekaki 畫。

1204895862a8.jpg

便是牛油子現在的版本和最初的版本,兩個站在一起。畫錯左原版添,ok啦,事隔那麼多年,不看住實有點偏差。

禁喇,當成劍客版和白魔法師版,因成長而轉職為專門系﹝畫錯左便是多野講﹞。

都畫了個幾鐘,第一次在forum抄返來site用XD。

期待今個月仲有精神力量再畫吧。

迫自己向前走

Friday, March 7th, 2008

細個的時候,做甚麼事也很害怕,很驚見到陌生人,總是期待有人站在我前面幫我。

還記得返幼稚園時,早上看不到父母,便獨個躲在床上哭,我真的很驚。還有另一次記得的,跟媽媽去街市,走散了,一個人便站在路中間哭了起來,我也不知為何會哭,媽媽回頭找回,說傻仔來的,不用怕。

到了小一時,第一天返學,個個都四出去玩,我便貼在長椅,整個小息也不敢走半步,我不知為何驚到只能坐在長椅上。媽媽說:「你為何那麼怕人?」係囉,我也不知。

到了中一,其實還是那麼怕事,中一的學生便是這樣野蠻的嗎?那天我第一次走出去與老師說話,我不能夠接受那兩位同學無聊的舉動,講完後不用說,馬上便反面了,又被說只會靠老師,不過嘛,大家其實都是太不習慣,不想被蝦,作下樣子吧,最後也成為朋友了。

是那天開始改變的嗎?不是。中一的成績便是全級頭幾名吧,老爸一個利眼便誘騙了我去考第二間中學筆試,「考下姐,唔洗一定入。」那年我和爸爸爭吵,因為他偷偷地為我辨了轉學手續,「仔,這間中學好些的」「我…我想留返在那間中學度」,那幾天我躲在床上哭,我失去了自己的路,我失去哂朋友,我便要走在別人定好為「好」的路向上走嗎?那天開始,第二個源真正出現。

到了新學校時源已經變成麻木了,不會再笑,眼神開始變得兇惡﹝源以前眼眉不是現在看到這樣的,比較似詩善那樣﹞。「你不用怕,我走在你前面,我會真實的把你的想法說出,只要真誠的對人,那麼你甚麼樣也不用怕。」。源自那年開始成績開始退步,再努力也追不上,頭五名,十名,十五名的倒下去。同時,不知是否那年發燒發個勁的,燒壞了語言能力區,語言好像失去了很多,由AB降到DE,學極都那麼差。 細老好彩,兩個都沒事,考試口試都是A等,我得個E。

中六那年公公離去了,麻木了的源也哭了出來。上一輩開始把希望放在我這輩身上,「公公,我會做到你那麼能幹的。」,那時開始源變得正經了,做任何事都可以給人有信心可靠的感覺。

其實自中二那年開始,源不想失去朋友而悲傷,已經開始在未熟識的朋友面前消失。會在別人面前講出很冷漠的說話,熟了後也不會多參加一點活動。同時,開始推自己向前走,漸漸不怕陌生人,世界觀改變,開始不理人感受,想到甚麼便照講,這樣辨事反而更直接了當。這便是你們給我的路的源的結果,你們欣慰了,我也做到你們要的。幾年前,姑媽也忍不住講出:「阿源,你以前都不是這樣子,不再傻笑了,看上去個人成熟可靠了不少。」哈,我當時心中不知為何笑了一笑。

在以前講過,破碎了的部份其實是最後留存的源原本性格,現在拾回了,表面沒得變了,心境倒是在向前的回倦。如果你見過源本人,一定不能想像這樣一個正經的人會畫出那樣的畫,格格不入,沒可能是他畫的。對,沒可能是形做出來的源畫的,那是原本的源畫的,在破碎期跟本畫不出原本的源的畫,也拿不起筆真的來畫。

現在不再是一個在前擋着在後的心的情況了,形造出來的好,原來的也好,應該是手握手共同向前的開前。沒形造的走不出半步,沒原來的捉模不到,試着兩面都共同存活着。還是那麼說,很感謝救回原本的源,現在不再是左或右的兩條路選擇的走,而是開始走在第三條的新道路。

我不會再消失於朋友面前,也不會再試着趕走朋友,也不會依賴着朋友而走,我不再需要一面盾在我前面,也不需要隱藏自己的甚麼,今天,在打這文章下,達到了共識,不是要任何一個死,而是要共存的活,沒有分時間地點的共同面對。

嗯,totally handshake了。

現在的工作

Friday, March 7th, 2008

原本今天想繪畫,不過實在係OT到很眼訓,那麼便寫低現在的工作如何了吧。

原則上我不認為還有公司會請我,因為我個案底是花哂的了,不過這間公司接受了這個破碎理歷的P仔,那麼我便盡力做好吧。

入職便是在處理一個用了五年多的系統,有enchancement,也有 bug fix,大部份時間也在testing,SVN 上記錄到至今有二萬幾個change,可見接觸過的人不是一般的數目。高科技不是我講的題目,也不想多講,其實我一點也不高科技,沒野好過便講下派出隊的成員好了。

我們的領隊﹝project manager﹞,剛好新年前結了婚,入職便收到利是﹝正﹞。他會和customer 溝通,和上頭老闆研究工期,和下屬探討問題,也會寫code,個人比較和善吧,多數都會笑住去做事。

第二大號的主力寫web,他不會多說一句話,不過你問他必定有答,好似是某個多人去的blog的網主,總之web front end technology搵佢實冇死。

第三號的,原來大家都出自同一間地獄公司,講返地獄故事,世界觀改變的經歷,嗯,出自那間的人,都不會再為任何事煩惱。

跟住的便是新人系列,一個比我早一個月來這隊伍,比我早兩個月入這公司的畢業生,常會用筆記下流程,note很整齊美觀,一定是個很守規矩的人,我比下輸哂,我也不知為何雜亂無章的我會成為P仔,不過我倒是能寫到整齊的code,都算係禁吧。

最後最遲入隊是一名EEE生,現在主力做testing,問他識甚麼也答唔識和不太熟,不過嘛,那有人一開始便甚麼都曉,慢慢來吧。係呀,最記得係佢便講:「空姐都唔係好得。」,原來你來睇女。

剛畢業的便會很怕追不上進度,很驚被炒,幸好,又話者說是不幸的是碰上了兩個來自地獄的使者,教了凡事樂觀看,只要盡了力便行,天跌下來便當被吧。

不知是不是自己樂觀,又或者自己的路真的比其他人平坦,真的,我還未見到出面兇惡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