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nd, 2008

馬會的草,酒倉的草。

Sunday, March 2nd, 2008

昨天:

原本以為趕不到的公司周年晚餐,因為取消了議會而可以去到。下午睡了整個時段後起身便是五時半,問了人家怎樣去,便是大家都是乖乖的好孩子,沒人去過馬場。沒人曉嗎?中原地圖吧!

火炭行到馬會要四五個字,中計,不過準時到了便沒所謂了。軟件開發部一張台,以?今天守機場的同事也來到,新系統沒事了吧。老闆的演講照舊沒人在聽,我便是如傻瓜的真的在聽他的理想,更高的準時delivery 率嗎?接更多生意嗎?喔,有花紅?我才新入這間公司,花紅我沒有的了,替大家開心了陣,嗚聽一響便成堆人一起走了去拿各式美食。

我吃了很多,聽了回去了守機場的趣事,第一輪抽奬便開始了,NDSL會是我的嗎?豆漿機會是我的嗎?第二個便抽中我了,是某間公司的一百元現金卷,我不知那間公司在那裏,便拜託同事去幫換成一堆又一堆的白兔牌紅豆奶糖,你沒吃過嗎?很好吃的,路過見到源時,你問他拿吧,他袋中可能有成袋吧。

狂吃狂喝地過了第二輪和第三輪抽奬,遊戲玩過了,團隊戰軟件台羸哂,拿了又是不知名的餅卡,呵呵。

回到家是十一時多了,照舊上網發呆。論壇會在你不在時便會有問題吧,其實我很眼訓,已經無力找答案,多得天天姐姐找到解決方案。之後回想起被稱為「大叔」的那天,便問了大家的意見,喔,大叔咪大叔囉。到最後到眼訓的極限,又會思考基本的生存原則,那個是最接近現實的源的時間吧,那便打了源的心聲「改不到,但不放棄」。看看時間,死了,明天守機場,馬上躲上床睡。

今天:

朝早又是那個時間起床,有點不同是今天是星期日,其實我不討厭今天要返工的,反正我留在家也沒事好做,不過你沒理由搶住說「老闆,我冇事好做喎,星期日搵我守機場,正!」吧。

十時到了LSG門前,等多陣上司便到了。幾位?兩個,兩個犯人入了鐵閘後的獨立世界。我們去了酒倉整機,其實那裏汽水多過酒,是因為酒在免稅後銷售高所以這樣叫的嗎?沒人知了。帶了個「藍帽子」便入了去做精神支柱。我是「人柱力」,基本上今天是沒有我發揮的空間,便是站着給用家一點安心的感覺吧。新系統落地不免有些東西要處理,整了個朝早都未完成便去了吃監獄飯。一人一個鐵盆,餸任夾,飯任添,好像很好,但是餸只是一堆扣肉和菜,飯就係飯囉,仲有碗不是那麼好飲的湯,LSG的犯人真的難過日子吧。

下午三時許終於清理掉大部份的鎖事,便跟住用家看着他們實際的運作程序,嗯,是這樣的嗎?啊,原來是這樣?吓,真的這樣處理?噢,記哂入腦了嗎?這樣便放工了。

老媽子是記錄了我在監獄內吃的餸嗎?晚餐又是監獄定食,不同的是湯好飲了,餸好吃了,還多了魚吃。媽媽其實我想認真的感謝你一次,你煮的餸真的很好吃,不過嗎,我怕羞老是玩笑似的說好吃,老是不能認真多謝你一聲,等下吧,等你的兒子真的不再怕事,能面對問題所在的時候,我會衷心的感謝你一路的照顧,不過嘛,現在還請等下吧。

這一刻周公又在找我了,我精神力便是這麼差的嗎?是吧,於是停手去了訓了。

訓醒後:

紅炸彈分級→

if 懲戒系

critical hit : 1000+ random(20)x100 (200% attack power) , 25%

normal hit : 1000, 50%

side hit: 500, 15%

just touch : random(2) x 200, 5%

missing: 0, 5%

value need to adjust by armor value, str(power) and agi(critical)

if 聖光系

resistance = (level different)x5 +basic resistance+ nature behavior+ race bonus

all light magical attack

critical hit 21% (150% attack power)

normal attack: 1000 ,40% (no resistance and same level)

resisted: 500, 20% (depend on others magic resistance, every level resistance chance on reduce damage by 25%)

missing: 0, 19% (magic resistance or immune)

已經輸了?

Sunday, March 2nd, 2008

其實我自知永遠都冇法學人地去理解和關心其他人,識圖去改變感覺很不自在,迷失一次很辛苦,這次不再迷失了。還是這樣好了,我有我做事的方法,世界也要有不同人種才會成形吧。很對不起,我會繼續我的處世之道,被我刺傷的請原諒,沒有回應的請見諒,因為我看的和我想的與你們有點不同。我很少說話,老是走在最後,不能與你們分擔悲傷,不懂你們喜樂,但我會全力留在後面作為一個網,當掉下來的時候,我會全力的接住你,平時不用理活我的存在,我甘願的作為大家的影子,你們不用擔心,這個便是最好最適合源的做法。

「想通了嗎?」源

「想通了,我人生便是有點不同吧。」源

「那麼你還在想甚麼?」源

「人不用腦子想東西,和死了有何分別?」源

「那麼我不阻止你了,下個議題會是甚麼啦?」源

「到你提出時,我便會思考的了。」源

「真是怪人。」 源

「難道你不是嗎?」 源

於是又在思考其他的東西,可能毫不痕癢的小事,又可能是大家不再多想的「必然」事,又或者是日常生活的事,總之,會是不停的。

已經輸了嗎?看住自己手中代表承諾的記號,雖然不能羸,但我從不會放棄,未放棄便未完結,今天的結論嘛,我總有一天會推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