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6

Last屎

Tuesday, May 30th, 2006

終於頂到半年senior,終於都到最後一個月

這是這一刻的記載,最後的寫照:

哥思拉一口噴出直流射線照亮天堂

眼鏡娘使用宇宙力量平衡世界

每日一堆頹廢打工仔照常返工

沒錯,我們是主的羊,是神的兒女

深深的海洋是我們的思源

一塊的靈魂,一眾的同樂

這便是人生嗎?

隔離?

一杯檸荼三文治,拉着小提琴的中午

道長在空間畫出3B的Flash圖案,唔知畫乜

一個新的面孔,忘記了名字,珠寶閃耀光輝的耶利亞

再來,長髮的背後,老是忘記名了吧,這不是傑出的人會出現的毛病

這次有胡子的,天呀,聲聲入耳,毛傑一派的歌聲,是三圍能者的天堂嗎

天行者隔岸觀火,要神的準備

我打了甚麼吧

輸了

Saturday, May 27th, 2006

政府寄綠信封比我問我洗唔洗交稅,yeah!

但係計完後今年又係唔洗交……

是羸了?還是輸了?這是命運嗎?

羸了

Wednesday, May 24th, 2006

Too simple and naive.

今日第一輪的勝利,六月來第二輸的勝利,之後便畢業。

前路充滿光芒,那時便可以整RPG了,今期真係寫,flash實在是不好用。

這個wordpress乜都冇,google又未找得到這個網,甚麼也不用急住整的吧。

 

天意

Monday, May 22nd, 2006

天時,地利,人和。

為甚麼事情是可以發展得那麼完美!

這便是天意。

源自見解

Sunday, May 21st, 2006

唯有死餘下一人,那人才會帶來生機。

人的性格和習慣,是周圍的人事物所弄成的,看不順他便是看不順他多年來的生存法則,這也沒計,世界便是不同。

活不下去的生存環境,如果可以的話,閃;如果不可以的話,等;如果不知如何的話,死。

人類生存了百萬年以上,沒時代的健康產品肯定不會死人,可能更長命。

無記新聞教的,如果想睇世界杯,又唔想禁傷健康,請中場時做下拉筋動下手腳,中午小睡,黃昏小睡,其他時間多休息,那不是駁炒嗎?

 

今天比較簡單的短記

Tuesday, May 16th, 2006

先達唔知幾樓那間話超級兄弟星期四返貨,依家要買XXX禁多,那麼便星期日才去買吧。

一定要打八號風球,駁Annual Leave都要打!

這個blog好似好多工能,之不過,打到字就算啦,發洩用咋嘛。

玩住Oblivion先吧,長命game可保命,一個字:「精彩」。

好,寫完,遲下有正路野才變返一個blog吧。

無聊的一天

Monday, May 15th, 2006

blog的事,便是從無聊的一日開始,佷長的:

昨天修正了幾版版面便兩點,時間不好過,太快,重開是要弄很多事。

今天是星期一,朝早還是無力的起床,天堂生活就快完結了嘛,打起精神吧。打開房間便是見到駁炒的細佬甲,今朝又是遲大到了吧,不過我也差不多吧。洗面擦牙穿衫,慣例的用高速完成這煩擾打工仔的例行工事,剛出門,老媽子還是照舊說:「睡和返工不要穿同一件衫,看,髒成那樣!」。算了吧,又不是去見客,出門。

今日九龍方向的地鐵又是沒甚麼人,對面的中環線還是罐頭魚那樣擠迫,一有企位便一位神奇打工仔閃了入去,我以前便是其中一個,真是像笑話一般。報紙老伯與老婆還是那麼努力地一份份接收垃圾筒中和打工仔中的二手報紙,地鐵沿線內不淮飲食但地鐵食品店照舊買三文治麵包給打工仔,很型的閃身人還是要等到門快關上才閃入來,那便無喇喇便搭完。

天氣便是那麼好,甚麼五年難得一見的五月風來也一點氣色也沒有,騙子!今朝見到同事甲,放工不用等便是最好的會面。

大粒便是被人歧視吧?樓下的小員工沒人願坐近他吧。沒錯我是返工廠的,返工放工都要打卡,若果桌面不是有台電腦,那便是工廠,是難民營,算了,再工廠化再落後的都見過,不及一提,只是老看不過眼。

今天照舊有不知明的新人加入工廠工作列,名不用記便是,三兩天便可能便不見了人,對,工廠一定有鬼,不然那麼多人不會突然死清光的。這裏人流是一流的,所以名字不用記,那是好處之一,反正我記不到人名便是。

台面上或者是我在這間工廠最後的遺作,整靚些吧,有心無力,盡早完成它好了。工廠喜歡複製再造,工廠便是這樣Copy & Paste,真的便是這麼簡單,不怪得老總老是說求其街邊也可以找個人來做。我是在這裏成為一件機械零件還是變成一件有思考的集成電路,這半年不停地想着。

跟住便是幾個不存在自我的一天。

機械式工作完,今天便是機械式到離開工廠。對面位廠工的機器今天死左,他是否對那舊機種念念不忘,還是忘不了內裏對着的感情,總之打卡時看不到他便是。

一樣的地鐵,一樣的情節,和無線的編劇有得比。

食飯,由廠工的我變回一個普通的香港人,分明駁炒的細老甲說了驚人,或者是意料中的事。我還是不要返工廠做吧,工廠絕對有人跟得上,通街可造之才,求其通街都有,那便是沒有我也沒分別。日子一天一天的過,這樣的今天,那天是句號的日子?不遠吧。

現在是五月

Sunday, May 14th, 2006

重開,第一件Post,這便是人生